<ins id='vld80'></ins>
<i id='vld80'></i>

  1. <span id='vld80'></span>
    <dl id='vld80'></dl>
    1. <i id='vld80'><div id='vld80'><ins id='vld80'></ins></div></i>
      1. <fieldset id='vld80'></fieldset>
      2. <tr id='vld80'><strong id='vld80'></strong><small id='vld80'></small><button id='vld80'></button><li id='vld80'><noscript id='vld80'><big id='vld80'></big><dt id='vld80'></dt></noscript></li></tr><ol id='vld80'><table id='vld80'><blockquote id='vld80'><tbody id='vld8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ld80'></u><kbd id='vld80'><kbd id='vld80'></kbd></kbd>
      3. <acronym id='vld80'><em id='vld80'></em><td id='vld80'><div id='vld80'></div></td></acronym><address id='vld80'><big id='vld80'><big id='vld80'></big><legend id='vld80'></legend></big></address>

          <code id='vld80'><strong id='vld80'></strong></code>

          我在地狱等你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鬼娃娃

            他跟平时一样  ,打完牌跟朋友喝了一点小酒就回家  。路还是以前那条 ,虽然偏辟人少  ,光线还是很好的 。但不知为什么今天的路灯没有开  ,有点看不清  ,他加快了脚步  。空气中忽然多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听见后立刻停下 ,四周静悄悄的  ,有一丝丝风吹来  ,感到毛骨悚然 ,气息也开始紊乱  ,他试着抬脚往前走  ,脚步声果不其然再次响起  ,他猛地转身朝着唯一有光的小巷跑去  。小巷两边满是杂物 ,中间却异常的干净 ,像有人特地整理过 ,突然他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眼睛倏地睁大  。

            有人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已经发臭的尸体  ,警察将案发现场用警戒线牢牢隔离  ,发现尸体的女人坐在地上不停的呕吐  ,那难受的样子  ,仿佛要将胃都一起呕出来  。

            有个男人拨开警戒线一边与身边的法医交谈一边快速干练的往摆放尸体的地方走去  ,一个穿制服的警察看见他便小跑着凑过去  ,恭恭敬敬的唤了声:“谭sir!”

            那个人朝他点点头 ,随口问了句:“有没有问出点什么?”

            “光是看他一个劲的吐 ,什么都没问到  。”

            他看了看那个吐得虚脱无力的女人 ,又把视线转回来  。

            法医将黑胶裹尸袋打开 ,随着拉链不断下移 ,一股腐臭的味道袭来 。法医蹲在尸体旁做初步的检查  ,“死者为男性  ,从尸体被浸泡的情况和腐烂的肉体来看 ,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五天前  。脸部被利器划伤致无法辨认  。”

            “好  ,我等你的验尸报告 。”说着转过头 ,“小林  ,你再去找那个报案的人做下笔录  ,然后去查一下最近的失踪人员  。”

            “Yessir!”

            他闭上眼 ,头脑却在快速运作  ,脑海里仿佛有一幕幕电影画面闪过  ,他仿佛能清晰的看见死者活生生被凶手划破整个脸  ,看见死者满脸血迹圆睁着双目绝望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谭 sir  ,死者叫陆龙平  ,男  ,三十三岁  ,未婚 ,无正当职业  。死亡时间是在九月十日凌晨两点到五点之间  ,导致死亡的原因是腹部被剌穿失血过多  。死者的脸部的伤痕是在死前被划的 ,一共21刀  ,两只手腕有明显勒痕 ,可以看出凶手极其残忍  。另外DoctorLin说  ,从死者指甲里找到人体皮屑 ,死者腹部的伤口直径跟上两踪凶杀案如出一至  ,大有可能是同一样凶器  。实际情况要等化验报告出  。”

            “又是女鬼杀人?”谭唯义双手环胸  ,食指轻轻弯曲指在唇上  ,喃喃自语  。

            “阿义  ,你真的相信世界上有鬼吗?”杨晨非常惊异的看着他  。“前两踪凶杀案在案发现场都有人看到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  ,但一恍眼不见了  ,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是谁.而且凶手都在案发现场留下了‘我在地狱等你’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但…… 。”

            谭唯义抬头看着杨晨“带几个伙记去河上游看看有没有新线索  ,还有那个穿白衣的女人一定要尽快查出是何方神圣  ,她就算不是凶手也是知情人  。”

            会议结束  ,谭唯义夹着一堆资料走出会议室  。

            “阿义 ,世界上真有鬼?”杨晨捉住谭唯义的手臂  。

            “世界无其不有  ,说不定鬼就在你心中 。”谭唯义转头看杨晨笑了笑  ,回过头来看到同事小林正跟一个五官端正清秀的男人在说话  。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我来报警  ,这几天一直有人在跟踪我  。”

            男人面色不太好  ,看得出他很害怕  。

            报案的人叫李展文  ,今年二十六岁  ,是一位大学助教  。他说每天晚上自己都是在大学备课到很晚才回家  ,从上个月底开始总感觉到一个穿白色裙子  ,头发很长的女人在跟着他 。他曾经无意在男厕所镜子里看到过  ,女人有一张惨白的脸  ,两只眼睛黑红黑你两个血洞 ,但一回头就不见了  。

            “阿义 ,上面真有发现  。”杨晨把一叠资料放在谭唯义面前  ,资料最上面是几张照片 。其中一张上是一堵写着‘我在地狱等你’的墙  。

            谭唯义对着那几张照片看出神来 。

            陆龙平慌慌张张走进了小巷 ,巷子里却是死路  。一个穿白裙子长头发挡住脸部的女人站在那里  ,女人后面的墙上写了六个红色的大字‘我在地狱等你’  ,异常恐怖 。忽然一阵阴风吹来  ,掀起了女人额前的头发  ,白森森的脸  ,眼睛像两个血洞  ,一股地窑里的腐味扑面而来  。女人瞬间移到他跟前  ,腹部一阵刺疼  ,底头一看  ,不知何时腹部多了一把水果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