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fcusp'><em id='fcusp'></em><td id='fcusp'><div id='fcusp'></div></td></acronym><address id='fcusp'><big id='fcusp'><big id='fcusp'></big><legend id='fcusp'></legend></big></address>
      1. <i id='fcusp'><div id='fcusp'><ins id='fcusp'></ins></div></i>

        <code id='fcusp'><strong id='fcusp'></strong></code>
          <dl id='fcusp'></dl>

          <ins id='fcusp'></ins>

          <fieldset id='fcusp'></fieldset>
        1. <i id='fcusp'></i>
        2. <tr id='fcusp'><strong id='fcusp'></strong><small id='fcusp'></small><button id='fcusp'></button><li id='fcusp'><noscript id='fcusp'><big id='fcusp'></big><dt id='fcusp'></dt></noscript></li></tr><ol id='fcusp'><table id='fcusp'><blockquote id='fcusp'><tbody id='fcus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cusp'></u><kbd id='fcusp'><kbd id='fcusp'></kbd></kbd>
          <span id='fcusp'></span>

          定魂棺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鬼娃娃

            清末民初  ,在广西柳州的清阳县城中  ,有一家专做棺材的铺子  ,名叫“何记寿材”  。

            店里的掌柜子何顺昌原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家中世代靠农耕为生 ,织布为业 。虽说算不上富足 ,但也是过的逍遥自在  ,可是事不如愿  ,连年的战火和地主乡绅的巧取豪夺  ,使得何顺昌家破人亡  ,全家三口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  。好在自己有一手好的木工手艺 ,再加上人又老实  ,慢慢开了一家寿材铺  ,又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但是直到那天.....

            铺子里来了几个虎背熊腰的家丁和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员外  ,何顺昌一看这人这扮相 ,定是县里有权有势的人物  ,连忙恭迎  。“你就是何顺昌?这个店的掌柜子?”老员外闷声叫道  。“正是小人  。”“带上你的家伙儿  ,给我走 。”“这...??”何顺昌一听就知道好像是鸿门宴  ,一时半会儿不敢答应下来 。但是在那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的目光中  ,何顺昌乖乖的带上了工具  ,临走前对几个徒弟说道:“如果我遇到啥事  ,这铺子你们要好好经营  ,顺便对你师娘说 ,我对不起她  ,叫她另寻人家吧 。”几个徒弟一听好似在交代后事 ,又不敢做声 ,只得默默答应了下来  ,老员外临走的时候  ,还吩咐家丁给了几个徒弟一些大洋  ,这让何顺昌对老员外有几分感激 。

            正午时分  ,何顺昌跟随几个人来到了县城边上的一所豪宅  ,门口的匾上写着“周府”  。看来这个老员外是姓周了  ,但是越走越发现这所豪宅有点不对劲  ,四周阴森森的  ,偶尔有几个仆人走过 ,也是匆匆忙忙的 ,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何顺昌是估计死了人家  ,要不他来这干嘛  。穿过中门来到大厅  ,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定神而坐  ,身后站着一个丫鬟和一个持剑的小道士  。

            “道长就等了 ,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  ,你看看  。”老员外恭敬的问道 ,“恩  ,此人八字和夫人相符  ,此事定能成功啊  ,不过贫道使用此法  ,乃逆天而行 ,可是要折寿的  ,这个...”“道长请看!来人哪  ,赶紧的  。”老员外几声吩咐  ,几个壮实的家丁从后屋中抬出了三个大木箱  ,箱盖一开  ,金光四射  。“呵呵  ,好  ,马上开始吧  。”道士会心一笑  ,扭头向身后的小道士交代几句  ,便向后屋走去  。

            何顺昌傻傻的看着小道士走近身边 ,附耳说道:“你请放心  ,只需帮我师父在后屋的棺材上刻几个字就可以了 ,不过嘛刻完字  ,要在字上抹点东西  。”“什么东西?”“你..的..血!!”“这  ,这怎么可以??”何顺昌怎么说也不乐意  ,后来旁边的老员外掏出一锭银子给何顺昌  ,当即说道:“这是定钱  ,办好了 ,我多给你  ,顺便送你几只洋参补补  。怎么样?”何顺昌犹豫了半天  ,不就是抹点血么  ,又不是要我的命 ,豁出去了 ,当即点头  ,老员外和小道士顿时都心开怒放  ,“请何掌柜进去吧”小道士轻声说道 ,顺着丫鬟的指引  ,何顺昌来到了后屋  。

            后屋比前厅要小  ,不过奢华程度要好于前厅 ,中央摆放这一尊上好的楠木棺材  ,棺材周围的几面刻着山林  ,走兽 ,仆人和财宝  ,只留了一处什么也没刻 ,那一处就是棺材盖  。旁边站着那位中年道士  ,手持血红色的桃木剑  ,口中振振有词  ,小道士赶忙走上前去与中年道士低语几句  ,中年道士给了小道士一张纸 ,便继续做法 ,何顺昌一看这阵势  ,心想:“难道这儿闹鬼不成 ,不管那么多 ,赶快弄完 ,一走了之 。”小道士三步并两步给何顺昌一张纸  ,上面画了几个好像是道具咒语之类的字符 ,还有几幅奇怪的图案 ,八成是驱邪用的  ,中央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定..魂”  ,小道士又是附耳说道:“可以开始了  ,切莫看棺材里的一切  ,切记  ,切记!”于是何顺昌顺手掏出自己的家伙事走向楠木棺材 ,按照纸中的图案刻了起来...

           

            不一会儿  ,何顺昌就刻完了这些东西  ,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接下来  ,就该我老何放血了  。何顺昌用刻字的小刀  ,轻轻割破自己的手指朝“定魂”二字放去  ,鲜红的血液顿时染红了整个棺材盖  ,只听那个中年道士猛然大声喝道:“太上老君定三魂 ,太白真君镇七魄 ,北斗七星速归位  ,听我号令  ,定 ,定  ,定!!!急急如律令!!”

            只见天地间狂风大作  ,乌云密布  ,那道士手中的桃木剑格外的红 ,这时  ,何顺昌身边的棺材不断的摇晃  ,棺盖眼看就要被震开了  ,何顺昌吓得躲在墙角不敢动弹 ,一个乡下人哪里见过这阵势  ,道士猛的喊道:“怕什么  ,有我在呢  ,赶紧拿棺材钉把棺盖钉住  。”何顺昌只是木然的点点头  ,道士身后的小道士从法坛上取了七根棺材钉  ,迅速冲到棺材跟前 ,顺势要钉  。

            “砰”棺材盖突然大开  ,巨大的棺材盖把小道士打飞了出去 ,并将小道士死死的压在身下  ,不知死活 。中年道士顿时大怒  ,一脚将棺材盖踢向棺材 ,只见棺材盖飞出一个漂亮的弧线  ,准准地关上了棺材  。道士赶忙掏出三张黄符纸贴在棺材盖上  ,口中仍然是念念有词 ,但是那具棺材摇晃的更厉害了  ,棺材盖和棺材一张一合  ,吓得何顺昌鬼叫连连 。

            站立一旁的中年道士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继续做法  ,这时棺材盖上的三张黄符纸突然自己燃烧了起来 ,道士当即叫道“不好!”麻利的脱下了自己的道袍  ,盖在了棺材上面  ,黄色的道袍瞬间冒出股股黑气  ,道士咬破手指将血摸在桃木剑上  ,霎时间剑身发出血红色的光 ,耀眼无比  ,道士将剑从棺材盖的中间直直插入棺材中  ,只听撕心裂肺般的一声嚎叫  ,何顺昌被震晕了过去 。

            当何顺昌睁开眼睛的时候 ,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  ,不断的给何顺昌招手  ,何顺昌将自己的手轻轻的伸了过去  ,就在碰上那女子的手的一刹那  ,女子变了  。披头散发 ,七孔流血  ,怪叫着向何顺昌扑去  ,何顺昌惊恐地大喊一声:“去 ,死  ,吧 。”说罢掏出随身携带的榔头朝那女子抡了过去 。女子并没有闪躲  ,任凭何顺昌胡乱锤砸  ,血流了满地都是  ,这时从旁边又出现了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女子  ,何顺昌当即又抡了过去  ,每个女子都没有躲闪  ,何顺昌像疯了一样  ,只要身边出现那个女子  ,何顺昌就一定要把她抡的死死的  。终于何顺昌打累了 ,两眼一闭 ,又昏了过去  。

            当何顺昌再次醒来的时候 ,看见了满地尸体 ,有家丁  ,丫鬟  ,老员外和那个中年道士 。每个人的尸体都被砸的残缺不堪  ,自己扭头看见右手中死死地抓着那柄沾满血肉的榔头  ,大声喊道:“天  ,哪 。”

            自此以后  ,周员外家灭门一事  ,被传的沸沸扬扬  ,但是怎么传  ,起因都是一样  ,因为一具定魂棺 。何记寿材也因掌柜子的失踪关门歇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