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hzgv'></span>

    <i id='jhzgv'><div id='jhzgv'><ins id='jhzgv'></ins></div></i>
      <fieldset id='jhzgv'></fieldset>

      1. <dl id='jhzgv'></dl>
      2. <tr id='jhzgv'><strong id='jhzgv'></strong><small id='jhzgv'></small><button id='jhzgv'></button><li id='jhzgv'><noscript id='jhzgv'><big id='jhzgv'></big><dt id='jhzgv'></dt></noscript></li></tr><ol id='jhzgv'><table id='jhzgv'><blockquote id='jhzgv'><tbody id='jhzg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hzgv'></u><kbd id='jhzgv'><kbd id='jhzgv'></kbd></kbd>

        <code id='jhzgv'><strong id='jhzgv'></strong></code>

        <i id='jhzgv'></i>

        <acronym id='jhzgv'><em id='jhzgv'></em><td id='jhzgv'><div id='jhzgv'></div></td></acronym><address id='jhzgv'><big id='jhzgv'><big id='jhzgv'></big><legend id='jhzgv'></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jhzgv'></ins>

          你不知道的鬼故事之诡梦寻尸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9916
          • 来源:鬼娃娃

            萧天华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巷子里  ,看上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样子十分憔悴 。活了半辈子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去警察局  ,更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天灾人祸降临到身上  。

            就在一周前  ,面对巷口的相师所言他还信誓旦旦的否认  ,可心里却仍旧有所疑问 。

            老哥啊  ,你脸上的失物之相很严重呢  ,最近可能会失去一样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东西  ,不妨多留意看看…

            萧天华记得那个人说的每一个字  ,只是当时的他觉得那都是江湖术士的骗财手段罢了 ,只是冲他摆摆手便匆忙离去…

            宋源是一名刑侦科的警员  ,从警校毕业开始他就坚信一切未知事物的真相背后都会存在某种科学解释  ,就算真的无法解释在他看来也只是暂时  。

            六年了  ,宋源从事侦查和刑事案件已经时间不短了  。工作中的态度就和他的性格一样认真和执着  ,不能说这几年来他从未有过疏忽  ,而是每一次接手的案件无论开始多困难棘手他也会调查到底  ,只是这次他真的有些无语了 。

            宋源反复的翻看着手里的卷宗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相信这个名叫萧天华的报案人的笔录  。

            警察同志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我能确定的位置  ,可不管您信不信我都想请你们赶快去找我的女儿…

            老人的情绪很是不安于焦急  ,可他接下来说出的一番话却让宋源觉得不可思议  。

            自从我女儿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就变的情绪低落 ,也许是这么多年总是被人嘲笑有一个看上去像爷爷一样的父亲吧  ,原本性格内向的她就更加少言寡语  。那天我们大吵一架之后 ,爱宁跑出去就没在回来  。

            开始我没太在意  ,直到两天后的一个里我怎么都睡不着  ,差不多都要凌晨一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可是没过多久 ,我就觉得全身一阵冰冷然后醒了过来 ,我想可能是忘了关窗被冻到了  ,摸黑打开灯睁开双眼准备起来的时候…

            老人说到这些  ,握着纸杯的双手开始微微颤抖  ,宋源给他倒的水他一口也没喝过  。

            我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爱宁正直直的站在床边 ,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盯着我!她身上还穿着出走之前的那身白色运动服  ,是我给她买的我记得…

            慢慢讲  ,别急啊…

            宋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老人 ,给他换了一杯水放到桌上轻声说  。

            可是她的衣服上已经不是白色  ,上面有一大片血迹!我很想把女儿拉到身边问她发生了什么 ,却被她歪垂下的脑袋吓的心脏很难受 ,身体也动弹不了…

            她说:爸爸…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了…可是我不想一个人呆在那里  ,好冷好黑的地方…请你快点去警察局报案别让那个害死我的人跑掉…

            那是个出租车司机  ,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留着平头  ,有些胖说话的口音应该是我们本地人  。我只记的车牌号的后两个数字 ,还有那天他是从平安路将我拉到市郊的一处拆迁楼里…

            萧天华说道这些的时候情绪十分激动 ,始终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连打翻手边的纸杯都不知道  。

            警察同志  ,求求你们快点把我的女儿找回来吧…求求你们了…爱宁不只给我说了一次  ,从那之后每晚都会见到她浑身是血的样子来找我…还哭着说她很后悔那么任性否则…否则就不会遭遇这样的事…

            宋源虽不会死个铁石心肠的人  ,但对于如此诡秘和无法理解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有些为难的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老人 。

            合上卷宗 ,宋源满脑子都是老人的身影还有他反复诉说的那些往事 。

            将近六十已到花甲之年的他本该像其他老人那样子孝妻贤儿孙满堂 ,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  。

            然而 ,萧天华的经历却和别人不一样  。他因为先天性的疾病没有娶妻  。尽管年轻时也曾有过相爱之人 ,但为了不耽误那个女子嫁给他可能会承受的痛苦  ,他选择了忍痛割爱  。

            很多事往往会有两面性 ,萧天华在四十二岁那年因为工作之故从外地收养了一个弃婴并取名为萧爱宁  ,从此便将所有寄托和爱都给予了这个毫无血缘的女儿…

            头儿  ,请允许我负责这个案子  ,先派些帮手跟我一起去报案人所说的案发地点查看一下  。

            宋源得到上面的许可后  ,一面带了几个人赶到萧天华口中的那个拆迁楼附近  ,另一面又让同事调查事发当天下午三点到五点直接点  ,所有经过平安路车牌号有相关数字的出租车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