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7svrh'></ins>

<i id='7svrh'></i>
  • <tr id='7svrh'><strong id='7svrh'></strong><small id='7svrh'></small><button id='7svrh'></button><li id='7svrh'><noscript id='7svrh'><big id='7svrh'></big><dt id='7svrh'></dt></noscript></li></tr><ol id='7svrh'><table id='7svrh'><blockquote id='7svrh'><tbody id='7svr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svrh'></u><kbd id='7svrh'><kbd id='7svrh'></kbd></kbd>
    1. <acronym id='7svrh'><em id='7svrh'></em><td id='7svrh'><div id='7svrh'></div></td></acronym><address id='7svrh'><big id='7svrh'><big id='7svrh'></big><legend id='7svrh'></legend></big></address>

        <code id='7svrh'><strong id='7svrh'></strong></code>
        <dl id='7svrh'></dl>
        <span id='7svrh'></span>

          <i id='7svrh'><div id='7svrh'><ins id='7svrh'></ins></div></i>

        1. <fieldset id='7svrh'></fieldset>

            残酷的蜜月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鬼娃娃

              一、 神秘的女人

              橘子忽然从睡梦中惊醒  ,房间里有人正在走动  ,声音轻微而清晰 。

              此时已是午  ,四下里寂静非常  ,那清晰的足音分明是向床边走来  ,橘子心里说不出的害怕 ,急忙用手推了一下睡在身边的阿成:“喂  ,阿成  。”因为恐惧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阿成  ,谁在屋子里?

              阿成在睡梦中唔唔了两声  ,翻了个身 ,继续沉睡  ,那足音似乎迟缓了一下  ,又向床前迈了一步  。橘子再也忍受不住了  ,大声的喊叫了一声:“是谁!”顺手打开了壁灯  。

              惨白的灯光下 ,房间中的家具陈设霎时间从黑暗中钻了出来  。雪白的床单  ,饰着镂花的沙发坐垫  ,素雅的窗帘  ,墙壁上贴着十几个鲜红的双喜字  ,这些东西是全新的 ,就象此时床上秀美的橘子一样新  ,她正在甜美的蜜月期间 ,从少女到少妇 ,此时的橘子宛如最美丽的人间景致 。

              除了这些熟悉的家私之外  ,房间里只有她和她最亲密的爱人 ,刚才那清晰的足音 ,仿佛不过她的幻觉  。

              抚摸着砰砰狂跳不止的心脏  ,橘子摇了摇头 ,看了看睡态正酣的阿成  。这是一个外表帅气的男人 ,眉目清秀  ,身材高大  ,他疼爱她就象爱惜世界上最美丽最易碎的艺术品一样 ,那般小心轻柔的呵护与爱怜  ,当他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感动的哭了起来  ,他的怜爱是那样的轻柔 ,与他雄健的体魄完全不相称  ,当他陷入激情的时候 ,仍然不忘顾及她的感受  ,吻在她颊上的火热嘴唇醇酒一样的让橘子迷醉  ,如果这世间的情爱是一杯酒  ,她愿意让这个男人啜饮一生一世  。

              伸出一只手 ,橘子抚摸着丈夫的肩膀  ,这宽大的肩膀  ,将成为她毕生的依靠  。对于女人来说  ,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

              昨夜阿成的激情与狂暴让橘子体验到了女人的生命价值  ,她真的不愿意唤醒他 ,但是现在 ,她却一定要这样做不可  ,她害怕 。

              “阿成 ,阿成  ,”她用力的推着丈夫  ,阿成终于被她推醒了 ,橘子急忙告诉他:“阿成  ,你把门锁好了没有?有人进来了  ,我听见有人走路的声音 。”阿成皱了皱眉头:“你又来了  ,宝贝  ,躺下来让我抱住你  ,房间里没有人 ,除了我们两个 ,没有人  。”

              “不  ,真的有人  。”橘子坚持道:“刚才她已经走到了床边  ,我听得清清楚楚  ,她是个女人  ,有个女人钻进了咱们家里来了  ,现在她肯定躲进了厨房或是浴室里  ,我好怕 ,你快去看一下  。”

              阿成愤怒的坐了起来:“你到底有没有完?橘子 ,这一晚上你已经叫醒我三次了 ,房间里我们都检查过了几遍  ,没有人就是没有……来  。”他忽然把橘子抱在怀里  ,抚摸着妻子身体上最敏感的柔软部位:“亲爱的  ,这是我们的家  ,没有人能够进来打扰我们的  ,你是安全的  ,来  ,让我们……”

              丈夫的手似乎有着一种魔力 ,当他经过橘子的身体的时候  ,橘子全身顿时瘫软无力 ,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正是迷恋于这双手的神奇魔力 ,橘子才会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这个抱着她的男人  。她比丈夫更恋栈新婚蜜月的这依偎时刻  ,但是她却用力推开丈夫 ,从他的爱抚之中挣脱出来  。

              “有人进来了 ,”她说 ,脸色因为惊惧而变得惨白:“阿成 ,真的有人  ,求求你过去看一看好吗?”

              “好吧  。”阿成无奈之下  ,只好嘟囔着下地穿上拖鞋  ,只穿睡衣走过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橘子忽然惊叫了一声  ,她不敢一个人留在卧室里  ,跳下床追上阿成跟在他的后面 。

              阿成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  ,顺手打开了客厅的房灯  ,客厅里的地毯上很是随便的扔着一只拖鞋  ,家里那只乖巧的猫咪正伏卧在沙发上酣睡  ,听到动静  ,喵呜一声跳起来 ,钻进了沙发底下 。

              “又是你这只该死的猫!”阿成愤怒的骂着 ,抓起地面的那只拖鞋  ,掀起沙发要打猫咪  ,橘子急忙拦住了他:“阿成  ,不是猫  ,刚才我听到的声音不是猫咪 ,是一个女人 ,真的  。”

              阿成悻悻的丢下拖鞋  ,走过去把洗浴间和厨房的灯光全部打开 ,然后坐到沙发  ,用不高兴的眼神看着妻子  ,意思是说:你现在都已经看到了吧?家里只有你和我  ,哪里有什么女人?

              但是橘子仍然不放心  ,又苦苦哀求着丈夫把家里所有的橱柜的门全都打开 ,所有可能躲藏进人的地方也全都看了一遍  ,却没有找到一星半点人的痕迹 ,这是他们今天晚上第三次四下寻找了  ,在此之前的几个夜晚  ,橘子也都是象现在这样不停的将丈夫从睡觉中唤醒 ,说是房间里有女人走路的声音 ,哀求丈夫四下里看一看 。

              折腾了半晌  ,阿成明显的生了气  ,上床之后不再理会她  ,呼呼的大睡了起来  ,橘子却长时间的睡不着 ,她侧着耳朵倾听着  ,听到猫咪正在客厅里用爪子抓搔着门  ,可怜的猫咪还不熟悉新家的环境 ,它总是这样慌乱的想逃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