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pooze'></fieldset>

    1. <i id='pooze'><div id='pooze'><ins id='pooze'></ins></div></i><span id='pooze'></span>
          <acronym id='pooze'><em id='pooze'></em><td id='pooze'><div id='pooze'></div></td></acronym><address id='pooze'><big id='pooze'><big id='pooze'></big><legend id='pooze'></legend></big></address>

          <ins id='pooze'></ins>

          <code id='pooze'><strong id='pooze'></strong></code>
        1. <tr id='pooze'><strong id='pooze'></strong><small id='pooze'></small><button id='pooze'></button><li id='pooze'><noscript id='pooze'><big id='pooze'></big><dt id='pooze'></dt></noscript></li></tr><ol id='pooze'><table id='pooze'><blockquote id='pooze'><tbody id='pooz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ooze'></u><kbd id='pooze'><kbd id='pooze'></kbd></kbd>
        2. <i id='pooze'></i>
          <dl id='pooze'></dl>

          摄魂_恐怖故事-鬼娃娃

          • 时间:
          • 浏览:4423
          • 来源:鬼娃娃

            美子是捉鬼大师财叔的日本女儿  ,21岁  ,从小勤奋好学 ,加上天生的资历  ,在美国耶鲁大学中也十分吃香  ,今年5月  ,美子以优异的成绩被美国一间著名公司录取  。不料 ,事与愿违 ,父亲财叔因为终年与鬼怪搏斗  ,积劳成疾  ,加上长年累月的忧心忡忡  ,终于病逝了  ,临死前希望美子继承他的衣钵  。

            2015 年暑假 ,23岁的美子回到家休年假 ,决定继承父亲的衣钵  ,因此  ,人们看到这样一位妙龄少女的打扮总是 ,梳着年轻女孩的发髻  ,穿着一身白紫色的男装唐装  ,终日与庙宇  ,义庄 ,墓地 ,祠堂  ,元宝蜡烛作伴 ,心里觉得可惜又敬佩  。一天  ,美子收养的女儿:13岁的静儿和两个朋友扶着一个男孩急忙忙冲进来  ,并告诉她: “妈妈  ,这是我的朋友文强  ,你快看看他怎么了?”美子一看  ,那个男孩双眼呆滞  ,额头不停冒着黑红色的光  ,身体不住的冒冷汗  ,双手双脚也一直在抽搐  ,说: “把他放床上  。”说着 ,两人把文强平躺在竹席铺成的单人床板上  ,美子并在朝着他的头的方向设了一个神坛  ,并说:“准备纸笔墨刀剑  。”静儿不解的问:“乜话?”美子很无奈的说:“黄纸、红笔、黑墨、真刀、木剑啊......”“哦哦”说着 ,静儿把一只硕大的公鸡拿到美子面前 ,妹子只拿着菜刀对准鸡的喉咙一割  ,公鸡的血便滴落在那个粗瓷大碗中  ,左手拿起灵符用意念点燃  ,右手拿起一颗生糯米用蜡烛的火点燃  ,一并扔在那碗鸡血中  ,接着 ,倒进墨汁 ,用八卦镜盖住 ,深念了一会儿咒语 ,静儿说:“妈  ,画在哪里?”美子递过一根毛笔给静儿  ,“画在他的额头 ,心口 ,肚子和双脚上 。”静儿便十分娴熟的把阵鬼符画在了文强的这几个部位上 ,美子拿出一根长长的红绳 ,绑住他的两只手 ,脖子和双脚上 ,并每头穿着一枚铜钱  ,深念了几句咒语  ,只见文强像疯了一样半起身  ,对着天花板大叫 ,双拳也不断捶在床板上  ,只见美子端着那瓶茅台酒喝了一口 ,拿起一支毛笔  ,并用小刀在左手上划了一刀  ,用毛笔沾上血  ,掀起文强的的脖子  ,并在下巴上点了三下  ,再让文强含着毛笔柄  ,手指点在他的眉中心  ,“逐鬼驱魔令  ,撤  。”随即 ,一只全身雪白  ,穿着白衬衣的小女鬼被扯了出来 ,美子用左手拿起酒程盖  ,将女鬼驱逐进去 ,再用灵符封住  ,把黄酒和鸡血拌匀倒在酒程周围  ,对小静说:“每逢初一十五、清明和今天  ,多给她烧点东西吧  。”“是的  ,妈  ,那文强现在怎么样了? 。”“基本没事了  ,但是一根红绳只能救他一次  ,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的  。”

            半小时之后  ,文强醒了过来 ,问:“静儿 ,我怎么了?我怎么在这里?”静儿拉着问强的手说:“你刚刚鬼上身了  ,可恐怖了 ,幸亏我妈把你救了  。”“谢谢伯母  。”说着  ,美子看到了门外的那一男一女  ,问静儿:“他们俩是谁?”“我的两个死党  ,晓涛  ,文凤 ,也是文强的好友  。”美子微笑着点点头 ,突然很严肃的问静儿:“你们几个昨晚去过什么地方  ,文强怎么会被女鬼上身呢?你要老老实实交代  ,否则神仙也难救他  。”静儿便一五一十的把在黄村乱坟地里踩碎了史家老太爷香炉  ,并打碎祠堂琉璃灯  ,文强爸爸掉下电梯  ,文强惊梦父债子还  ,史家老太爷魂魄因为文强不肯交出勾来的魂魄而要取他的性命的事情告诉了美子 。美子听到哀叹:“冤孽 ,劫数难逃  ,因果循环  ,不差一丝一毫 ,报应不爽  。” “妈  ,那怎么办?”“我需要你们几个帮忙  。静儿  ,告诉妈妈  ,现在是几点  。”“10点  。”“这么说来 ,你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看看你们能不能在这段时间内买到  ,两万张纸钱  ,一只石磨  ,五十只生鸡蛋  ,一盘黑狗血  ,记住 ,要小狗的  ,我会在家布阵  ,行不行  ,就看他的造化了 。”

            一个多小时后  ,他们终于把物品备齐  ,静儿对美子说:“妈  ,为什么要买石磨?”“正所谓  ,有钱能使鬼推磨  ,凡是大鬼  ,小鬼  ,冤鬼  ,恶鬼  ,吊死鬼  ,摄青鬼  ,种种类类的鬼 ,见到石磨随手推一下是共同的习惯  ,有钱的话他们会为你们做事  ,钱没了  ,就表示他们不高兴了  。到时候鬼就会上你身  ,或者你们的身  ,你们任何一个被上身的人都会想尽办法取文强的性命 。”“那怎么办?伯母?文强可是咱们玩了六年的同学加死党  。”“到时候  ,你们就拿鸡蛋扔他  ,再来一盘黑狗血  ,那只鬼就会魂飞魄散  。”深 ,时钟敲了12下  ,在场的几个孩子都目不转睛地望着石墨  ,静儿则在一边扶着文强 ,美子穿着红色唐装 ,端着那瓶茅台酒喝了一口之后皱了皱眉头  ,此时 ,石磨开始转了  ,“静儿  ,烧纸钱 ,一张一张的烧 ,慢慢烧  ,能烧到天亮就没事了  。”静儿于是拿着聚宝盆  ,点燃了纸钱  ,纸钱每烧一张  ,磨就转一下  ,一直转一直转 ,越转越快  ,烧到三点十五分时  ,静儿已感到十分困乏 ,突然一醒  ,纸钱已经所剩无几 ,磨盘也越转越慢  ,不一会儿 ,纸钱也全烧光了  。此时 ,窗口狂风四起  ,两分钟后 ,风停了下来  ,文强跟文凤  ,晓涛说:“静儿不知怎么样了 ,去看看吧 。”三人战战兢兢走出了大厅  ,只见石磨不见了  ,却看到静儿举着石墨站在阳台 ,低着头  ,随即大吼一句:“臭小子  ,我要你命 。”一个石磨扔过去  ,砸烂了水壶旁的花瓶  ,接着掐住了文强的脖子 ,并把他摔倒沙发  。文强还想用台灯照她  ,却被静儿低吼一声 ,并用意念把灯泡震碎 。

            此时 ,文风和晓涛抓住她的手大叫:“静儿 ,你怎么了  ,他是你朋友  ,文强  。”这时候  ,美子的神坛灯亮了  ,美子大喊了一句:“快走开  ,她现在是勾魂使者  。”只见静儿凶神恶煞:“三八  ,敢坏我好事  ,老子今天要你们上天无路  ,入地无门  。”抄起一把菜刀就对着美子砍去  ,美子身手敏捷  ,翻了一个跟头 ,手里拽着一把符纸  ,念:“天地人间  ,阴阳相生  ,佛光照路  ,撤!”符纸吸附在静儿身上 ,一阵火光后  ,静儿大叫了一声  ,三人走了过去  ,美子大喊:“别过去  ,趴下!五体投地  。”只见文凤还在那里抱着头慑慑发抖  ,美子踢了她一下  ,“躺下  。”登时把文凤五体全部贴在地下了  ,这时  ,晓涛说:“伯母 ,天光(天亮)未啊?”“天光?有排(早着呢)都未得天光啊 ,那只鬼不死 ,咱们几个都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过 ,接下来一定会上文凤的身 。”文凤惊恐的问:“问什么?”“因为你最后趴下...”文凤大声且阴沉地笑了:“没错  ,一点都没错  。”然后双手扯住文强就要往阳台下扔 ,美子随即拉开天花板上的灵符黄布  ,一阵金光之后  ,文凤跪倒在地  ,三人上去扶着她  ,问:“你怎么样?”文凤说:“我没事  。”静儿再问:晓涛你呢?只见晓涛突然吼了一句:“我有事 。”说着 ,一拳打在文强脸上  ,又抽出工具箱里的斧头 ,朝着文强砍过去 ,这时 ,美子对着晓涛就是一脚  ,再紧紧捉住他的手  ,然后取出一管银针  ,扎进他的鸠尾穴 ,不一会儿  ,晓涛说:“我没事了  ,谢谢你 ,伯母  。”美子把晓涛扶起来  ,再问他们:“乖女儿  ,你怎么样?”“我没事啊  。”“文强你呢?”“我也没事  。”“文凤?”文凤阴沉地说:“你说呢?”随即  ,双手呈现出利爪  ,向美子插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美子双脚缠住文凤脖子  ,对余下三人说:“鸡蛋 ,快 。”再用红绳缠住文凤身子  ,三人便一只又一只的鸡蛋扔在文凤胸膛上 ,五十只鸡蛋过后  ,美子用三张杀鬼符贴在文凤身上  ,大喊:“孽畜  ,给我出来  。”这时  ,一只满身冒着红光的骷髅幽魂 ,张着翅膀飞出来 ,往文强追去  ,文凤一盆黑狗血泼了过去  ,只见那鬼喷着火  ,与黑狗血共同消失  ,此时  ,大厅出现了佛殿 ,周围都是金身罗汉  ,四个高僧拉出玻璃棺由上往下罩住幽魂  ,四人手中发出紫色的光  ,幽魂便由脚下结冰直到封住头顶 ,美子露出喜悦的表情 ,“感谢几位师兄到来  ,”此时 ,五人手中呈现:金木水火土五个金色符咒  ,五行合一之后射向幽魂 ,一声巨响  ,冰柱爆炸了  ,周围弥漫着一阵淡淡的白色烟雾 。

            文强捡回了一条命  ,几人摆宴为他庆祝  ,宴桌上 ,文强说:“伯母 ,这次多亏了你  ,要不然我就得去见马克思了 。”众人哈哈大笑  ,美子说:“这次啊 ,是你命不该绝 ,以后啊  ,就少去那种地方了  ,要不然 ,你连怎么惹上那些东西都不知道  。”文强不断点头  ,此时美子眉头皱了一下  ,因为她看到酒店窗口外面  ,一个红色幽魂飘在空中 ,若隐若现  ,面露出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