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rk0cc'><div id='rk0cc'><ins id='rk0cc'></ins></div></i>

      <code id='rk0cc'><strong id='rk0cc'></strong></code>
      <ins id='rk0cc'></ins>
    1. <fieldset id='rk0cc'></fieldset>
      <dl id='rk0cc'></dl>
      <acronym id='rk0cc'><em id='rk0cc'></em><td id='rk0cc'><div id='rk0cc'></div></td></acronym><address id='rk0cc'><big id='rk0cc'><big id='rk0cc'></big><legend id='rk0cc'></legend></big></address><span id='rk0cc'></span>

        <i id='rk0cc'></i>
      1. <tr id='rk0cc'><strong id='rk0cc'></strong><small id='rk0cc'></small><button id='rk0cc'></button><li id='rk0cc'><noscript id='rk0cc'><big id='rk0cc'></big><dt id='rk0cc'></dt></noscript></li></tr><ol id='rk0cc'><table id='rk0cc'><blockquote id='rk0cc'><tbody id='rk0c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k0cc'></u><kbd id='rk0cc'><kbd id='rk0cc'></kbd></kbd>
        1. 校园之鬼话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6298
          • 来源:鬼娃娃

            深的教学楼里一个女生慌张的在楼道里奔跑着  。她的两眼满是惊恐  。

            “啊......救......救命啊,鬼......  。”

            身后的黑影似饿狼般紧追不舍 。借助手机照明的她亡命的逃跑着  。

            嘣咚咚!!!

            脚下一滑  ,抖然间从楼梯上栽了下去  ,额头瞌到墙上  ,暗红的鲜血沿着脸颊流下 ,滴在那冰冷漆黑的地板上  。就在此时想要逃命的她  ,颤抖的拿起手机 。一张屁开肉绽  ,瞪着红眼 ,有着嘹牙的女人脸便出现在眼前  。

            绝望的她看着那硕大留着长甲的手瞬间插进自己的胸口  。拿出了自己大半的肺部 ,血淋淋的吃了起来  。鲜血四处飞溅  。还未来得及叫出声来 ,双眼早已黯淡 ,呼吸早已停止  。

            第二天一早  ,学生们发现了她  。警察封锁了现场  ,年轻的学生呕吐不止 ,成年的警察压住腹中的翻滚  。

            现场除了鲜血之外  ,就是令人作呕的尸体碎肉 ,还有难闻刺鼻的气味在徘徊  ,久久不能散去  。

            她的双手在距离她两米远的地板上  ,胳膊上只剩下血腥的骨头 ,双腿挂在楼梯的扶手上  。

            学校为了查出事情真相 ,给死者父母一个交代  ,抚平学生及老师的恐惧  。决定放假七天 。而警察便要在七天里破案 。

            学生  ,老师们都纷纷回家避难去了 。学校里唯有校领导  ,身着警服的搜查人员  。

            “死相竟如此凄惨  ,身体的所有器官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而且还被肢解了 。”一位五六十岁的法医无奈的摇了摇头  。

            “李警官  ,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王校长咽了咽唾沫一脸难受的扶着墙 。

            “不 ,不知道......聂法医  ,你有发现什么么?”

            “据现场勘察及她的伤口来看  ,她的手脚不是被利器给肢解的  ,而是被活活生撕开或是折断的  。她的躯体内脏好似被摘掉亦或是被吃掉了  ,要不然现场的血迹未免太多了  。还有就是她的衣服明显是被撕开的 。”聂法医喘了喘气对众人说道  。

            “你  ,你的意思是有什么东西杀了她?”李警官瞪大双眼  。

            “是......是的 。”

            现场瞬间被一股冰冷的气息所笼罩  ,十几个人的后背冒出汗来  。这明显不是人能做到的  。

            “她  ,她的寃魂回来了  ,牵梦诒的鬼魂回来锁命来了 。”楼梯上一个满脸惶恐  ,浑身颤抖不已的男生看着那麻木早已冰冷的牵梦诒  。

            “这里怎么会有学生?不是让他们都走了么?”王校长皱了皱眉  。

            抖然间  ,男生朝着楼道尽头跑去  ,口中一直大叫着“别来找我  。”

            “别跑  。”

            “站住  。”

            在场的所有人朝他追去  。就在快要追上的一刹那  ,那名男生不知怎的 ,二话不说从4楼纵身跳下  。清脆的触地声传来  。他的脑袋开了花  ,脑浆如西瓜被砸开般  ,四面八方的飞溅 。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刚开始勘察就又死了一个  。

            第一天深夜  ,两名警官在出事的教学楼里巡视  。结果都被杀了 。其中一个人的头被挂在6楼楼梯口  ,他的身子却在一楼的楼道里 。另一个人死在了3楼的女生卫生间里  ,他的尸体被蹂躏的不成样子 。卫生间的地板上全是耀眼的红 。

            为了不让悲剧再次发生  ,巡视的警官多了起来 ,由原来的两人变成了五人一小组  。每个人都有95式单发手枪外加警棍  。

            就这样平稳的过了三天  ,本以为不会发生的悲剧还是降临了 。这次5个人全部被开膛破肚了  。5个人事先居住在三楼的第一间教室里 ,整间教室里都是碎肉 ,碎骨头  。血在这里变成了平常的装束  。地板上  ,墙上  ,玻璃上 ,黑板上  ,全部都是 。奇怪的是5个人中没有一个开枪  。好像是全部在睡梦中被杀死  。

            整栋教学楼好似被诅咒般  ,没有一个人可以在里面待上一晚上 ,并且平安的出来 。

            校长的办公室里  ,李警官 ,聂法医王  ,校长  ,三人聚集在一起  。好似在说些什么  。

            “王校长  ,你是不是有什么关于案子的事没告诉我?我希望你能协助合作  。”李警官一脸肃穆  。

            “这  ,这  ,额  ,没  ,没什么......”王校长吞吞吐吐  ,好似故意隐瞒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