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9exok'><em id='9exok'></em><td id='9exok'><div id='9exok'></div></td></acronym><address id='9exok'><big id='9exok'><big id='9exok'></big><legend id='9exok'></legend></big></address>

  • <tr id='9exok'><strong id='9exok'></strong><small id='9exok'></small><button id='9exok'></button><li id='9exok'><noscript id='9exok'><big id='9exok'></big><dt id='9exok'></dt></noscript></li></tr><ol id='9exok'><table id='9exok'><blockquote id='9exok'><tbody id='9exo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exok'></u><kbd id='9exok'><kbd id='9exok'></kbd></kbd>
  • <i id='9exok'></i>
      <fieldset id='9exok'></fieldset>
        <dl id='9exok'></dl>
        <i id='9exok'><div id='9exok'><ins id='9exok'></ins></div></i>

        1. <ins id='9exok'></ins>

          <code id='9exok'><strong id='9exok'></strong></code>

          1. <span id='9exok'></span>
          2. 墙上有道鬼影_鬼故事大全-鬼娃娃鬼故事

            • 时间:
            • 浏览:9178
            • 来源:鬼娃娃

              汪海买了一处二手房,城郊原住的农民自建的房子,城市扩张,城郊农民们的私房,改造过后就是卖的出手的二手房  。

              价格便宜又户型宽敞,在市区买不起商品房的贫民们,转向购买城郊的二手房  。

              汪海的哥要结婚,未过门的嫂子明确表示,不乐意去住城郊的二手房,汪海不愿为难哥,拿着母亲给他的积蓄,加上贷款,买下了城郊的一处二手房,搬住了进去  。

              该房改造前是地主家的粮仓,革命时期,瓜分给了卖家的祖父,没动砖瓦,保留着原貌,不住人,堆粮食堆柴禾堆杂物 。

              传到孙子这代,遇见房屋放开的政策,可以买卖,粮仓被改造,两室一厅,有厨有卫,还带着前后两个院子  。

              便宜,同样的钱,市区买不到这样宽敞,又是独门独院的房子  。

              汪海将两室分配成,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开始了独居,在家办公的宅生活  。

              住了一个星期后,一个雨天的下午,他看到卧室的一面墙上显出了黑影,和白色涂料的对比强烈  。

              一人高的黑影,摸着有潮度,考虑到墙的另一面是屋外,下雨受潮,起了物理化学的反应  。

              雨停后的第二天,趁晴朗,汪海买来水泥糊上屋外的墙,防它渗水,卧室的墙,本想买来涂料覆盖住显现的黑影,却因为,黑影随着雨停而消失不见,白墙上没有痕迹而放弃 。

              住出来的一个月后,母亲来探望汪海,当晚住下,他让出卧室的床让母亲睡,他在书房工作到午后,盖着薄毯,头枕着靠垫,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母亲的尖叫声惊醒了迷糊中的他  。

              “儿子快来!”母亲尖叫着,看到汪海进入卧室,她手指着墙上:“有黑影,想破墙出来  。”

              墙上空白一片  。

              汪海说:“妈,你是做了噩梦了  。”

              喝着热水,在汪海的陪护下,母亲受惊的心情平静下来,说是换了个新环境睡觉,因为改变而不习惯,睡不着,戴着耳机听电台广播的有声小说  。

              异常的响动,沉闷,有人在用拳头捶击墙壁 。

              母亲摘掉耳机,亮起床头的台灯,看向异常响动的来源处,墙上一个黑色的人影,挣扎着,双拳捶击着墙壁,给她的感觉,想要从封住他的墙内破出  。

              窗外天色微亮,母亲才敢睡,喝着咖啡提神,陪在床边用笔记本办公的汪海,终于可以躺回客厅的沙发上  。

              六个小时后,卧室传来的异响吵醒了他 。

              汪海看到母亲手拿菜刀,各种刀式,在去除墙上的涂料,已经有几块青砖头露了出来  。

              “妈,你刮墙做什么?”

              母亲回过神,看着汪海说:“我就是想看看墙里到底有没有封了人  。”

              汪海收走了菜刀,送母亲坐上回市区的地铁,一直送回了家,拉着哥出门,在屋外小声的说:“妈的行为有奇怪的地方,就拜托哥,留心注意她  。”

              哥说:“放心,有我和你嫂在,两个人注意着妈,再出现异常,就送她去脑科医院检查  。”

              汪海买了小桶装的涂料,提回住处,在被母亲凿掉涂料露出青砖头的墙上,刷了一层又一层的白涂料,直至完全覆盖住了凿痕  。

              一个星期后,久晴的天空降了一场雨,刚结束了做到午夜后的工作,躺上床的汪海,在滚滚的雷声中,听见异响,区别于雷声,似拳头捶击墙壁的声音 。

              他借着窗外劈亮夜空的闪电,看到墙上,一个黑色的人影,挣扎着,双拳捶击着墙壁,青砖头破成碎块状,朝下掉落 。

              一个浑身贴满了符纸的人,破墙而出,走到床边,扑到了汪海的身上  。

              被噩梦吓醒的汪海,联系了住在附近的前任房主,向他描述了母亲和自己做的雷同的噩梦 。

              前任房主好奇,征得汪海的同意,农具堆中挑了把尖镐,抡足了劲,第一下就破掉了墙上的一块青砖头,再抡足了劲,连续破掉了几块青砖头后,埋在墙内的尸体露了出来 。

              一只皮毛完好的黑猫,见到空气,迅速的风干掉水分,萎缩成皮包骨架,贴满全身的符纸,朱砂画的鬼符图案,因为受潮,被水汽化开  。

              地主家的粮仓,中间的承重墙中,做法用朱砂画符,贴满醉酒的黑猫,封入墙内活埋了它,保证了粮仓不敢有耗子靠近  。

              改造时,承重墙变成了外墙,雨水冲刷,潮湿的水汽化开符纸上用朱砂画的图案,镇魂的效果失去,猫的怨灵挣扎着要出来  。

              火光中,皮包骨头的黑猫干尸,遇火立即化成灰烟,飘散  。